优秀校长比的就是教学领导力

2019-10-05
[摘要]

近些年来,北京学校的“加工能力”,即学生毕业时与入学时相比,在学习能力、学科素养等方面是否有所提升,成为评价学校和校长的重要标准。同样,美国也非常重视加工力。美国政策分析者鼓励各地官员以提高校长领导力水平作为实现途径。如... […]


近些年来,北京学校的“加工能力”,即学生毕业时与入学时相比,在学习能力、学科素养等方面是否有所提升,成为评价学校和校长的重要标准。同样,美国也非常重视加工力。美国政策分析者鼓励各地官员以提高校长领导力水平作为实现途径。如此一来,确立新的领导力标准和校长评估体系就被提上了日程。加之某些联邦政策刺激,校长评估建议呈现“爆炸式”增长。很多学校正在结合学生成绩,根据州际校长评估模型加紧制定自己的系统。

但是,精准到位、对校长预期及差别有清晰描述、反应各项操作间联系的高质量校长评估依旧属于稀缺品。对此,纽约银行街教育学院的专家学者进行了调查并发表报告,填补了现有研究与实际操作间的空白。据了解,该学院成立于1916年,是一所专门开设教育领域研究生专业的学校。


校长的首要任务是实施教学领导


研究者在研究学区样本时发现,无论是从认识上还是方法论上看,校长评估领域如今还处在“婴儿期”,几乎没有真实可靠的评估方法。而且,不同学校之间对教学领导力评估的范围、视角和重点差别很大。且普遍对组织成果和教学成果缺乏关注和深度解析。

校长评估的功能在于评估领导层表现、生成领导力建设格式化反馈和促进教学方法。如今,校长评估的角色和本质悄然发生了变化,相较于从前,校长评估更关注校长行动所带来的实际成果,而不再是虚幻的人格特点和性格。评估工作多建立在国家或州领导力标准之上。其中,培养学生学习能力正在逐步成为领导关注的重点。

2008年,美国曾发布过教育领导政策标准(ISLLC),该政策包含六个部分:设立广泛共享的学习远景;发展有益于学生学习及员工职业进步的校园文化和教学大纲;确保对组织、操作和资源的有效利用,力求创造安全、立竿见影、效果显著的学习环境;与全体校职工和社区成员合作,对社区差异化兴趣和需求做出积极回应,能动地利用社区资源;以正直、公平为原则,注意有道德的行事方式;对政治、社会、法律和文化环境有正确理解,并作出回应,施加影响。其中,标准将提升学生成就作为教育领导者追求的目的。把实施教学领导作为教育领导者的重要职责。


校长评估应关注教师和学生的成长


在研究者看来,设定校长评估体系应目光长远,重点应关注以下几点:学校培育的一致性及持久性;将课程和教学的改进纳入评估范围;是否同时注重个人和群体能力建设;领导力分配与责任分担;利用数据监测改进情况;是否联结家庭和社区力量。

评估目的应在于加强学校人员的管理,为每个人提供实践及发展空间,最终形成组织机制改革。测评对象也许不仅局限于一校之长,也可以考虑引入其他学校和学区的领导人员。而对于有不同年头经验、等级和责任的领导人员,也应有不同的评价标准。另外,由于不同学校所处的环境不同,具体评估系统也应因地制宜。

测评对象必须包括但不仅限于领导实践,因为这是评价校长最直接、最主观的反映,应当作为评估的主角。除此之外,教师的效率和组织条件也应在考虑范围内。学生成就,比如升学、就业情况、科研成果、职业发展等方面也可作为长期监测的重要部分。

另外,设计者要考虑评估进行的频率和每次的时长。间隔太短效果不明显,间隔太长则可能在校长任期内没有实际作用。一般来讲,领导力评估的一年内不多于一次,而往往是在校长职业生涯的早期进行。但有学者建议,无论任职多少年的校长,都应该每年接受一次测试。

如今,我国教育体制改革已初有成效,但学校自主发展、自我约束机制尚不健全,社会参与教育治理和评价还不充分。推进管办评分离,构建政府、学校、社会之间新型关系,已成为改进中国教育的必然要求。厘清政府、学校、社会之间的权责关系日趋紧迫,三者之间应有良性互动机制。


□编译/柴思琦(首都师范大学)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 学冠教育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本科三批M段投档最低分公布 中小学教辅机构乱象调查:行业规模大碎片化 家长追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