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鸣:上海6岁女童入学之问

2019-10-07
[摘要]

近日,上海6岁女童小甜将浦东新区教育局起诉到浦东新区人民法院,理由是教育局安排的学校并非离家最近,侵犯了原告合法的受教育权。(11月8日 《中国青年报》)“入学之问”难掩对优质教育资源的渴望小甜起诉教育局败诉,法院给出了... […]


近日,上海6岁女童小甜将浦东新区教育局起诉到浦东新区人民法院,理由是教育局安排的学校并非离家最近,侵犯了原告合法的受教育权。(11月8日 《中国青年报》)


“入学之问”难掩对优质教育资源的渴望


小甜起诉教育局败诉,法院给出了具体解释是:小甜户籍所在社区的编制单元内小学班级规模严重短缺。在这样的前提下,教育局为小甜安排了学校,没有侵犯她的受教育权。再者,该教育部门倡导的“就近入学”,并非是直线距离上的“最近入学”,而是划片招生下的“就近”,故法院判小甜败诉。

法院判决有理有据,小甜败诉已成事实。不过,学生家长关于优质教育资源的关注,不会因此画上句号。据上海有关媒体报道当地优质学校对口升学的学区房已经炽热,哪怕是30多年前的老旧房屋,也已经炒到了7万一平方米,还有更高的房价,其竞争之激烈,可见一斑。

小甜起诉浦东教育局虽然只是个例,但它代表了公众对教育公平的关注。消除公众对基础教育不公的担忧,就是要大力推进教育均衡发展,这也是解决该问题的有效途径。

诚然,各地政府也都在逐步推进教育均衡发展。但是,一些地方的教育均衡面过于狭窄,仅仅在教育资金的投入、教学设备更新和政策的扶持上更倾向于薄弱学校。事实上,教育均衡发展不应局限于硬件设施的均衡,还应当关注名师资源的均衡发展。也就是说,家长对优质师资的关注度也很高。因此,教育管理部门在均衡教学设施、设备的同时,还应打破名师齐聚名校的格局,让名师分散跨校任教,这样才能真正给“择校热”降温,真正促进教育均衡发展,让每个孩子都能得到平等的教育。


□文/黄齐超(河南 教师)



“就近入学”体现对未成年人的保护


家长所认为的“就近入学”都必须是“最近入学”,其实这并不现实。比如,“最近”的学校,限于名额,可能并不能让所有“最近”的学生都能“最近入学”,一部分“最近”的学生,只能求其次,即“就近入学”。当然,这相对来说,仍是“最近”的。

“就近入学”体现了义务教育法对未成年人的保护,于每个家长都是迫切的愿望,也是教育部门应尽的责任。虽然“就近入学”未必是“最近入学”,但“最近入学”是“就近入学”的应有之义。当不能确保所有的学生都“最近入学”时,那么,“就近入学”的安排,必须公正公平公开,以确保“就近”是“最近”的“就近”。

当然家长可能会顾虑,学校的配置与实际需求脱节,或是在“就近入学”的安排中存在权力寻租,以至于弱势者的权益得不到保护。

笔者认为,教育行政部门在法律法规授权范围内履行本行政区域教育事务管理的法定职责,应当获得社会尊重。同时,教育行政部门的权力运作应该受到监督,利用制度或技术手段防止“就近入学”中的“模糊性和不确定性”被滥用。


□文/钱夙伟(浙江 职员)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 学冠教育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桂林五中开展预防艾滋校园辩论赛 中小学教辅机构乱象调查:行业规模大碎片化 家长追捧
Top